Cathy隨便說說

關於部落格
隨便說說
  • 53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夏日的閒散閱讀-村上朝日堂的逆襲

    應該是16或17年前第一次看了「挪威的森林」,但完全想不起來是為什麼、在哪裡看了那本書,是故鄉出版社版本的翻譯。只記得對當時很害羞、很封閉的鄉下國中生來說,書中好多過份露骨的文字,所以第一次的閱讀並沒有留下好印象。但是後來怎麼會在火車站前的書店買了上下兩冊的「舞、舞、舞」?在腦海裡是完全沒有記憶痕跡。昨天特地翻開「舞舞舞」的書底,是1991年故鄉發行的版本,我應該是在看完這本書後喜歡上村上春樹的文字。在懵懂敏感、輕愁等於詩意的清冷青春期氛圍,會愛上村上春樹小說好像很理所當然,非常自我防衛又極度自我呈現的文字世界,不知為何對不同國家和年齡的我來說並沒有隔閡(說真的,是非常白話又沒有大道理的世界)。那個時候,我是安安靜靜走入他的書迷行列,不知道後來時報會這麼大張旗鼓地持續發行他的書,也不知道這位大伯會紅到讓一些人覺得喜歡他很俗套(這也是一種文人相輕?)畢竟對我來說,這只是眾多人生機緣裡的一種。
    年少時,每到夏天就會沈迷他的小說,配著加了酸梅的可樂,在悶熱的小房間床上坐著或躺著一直看,高中到大學的暑假都是這樣的畫面。大一導師的作業裡,也靠著「聽風的歌」讀後心得拿到高分,然後身邊的同好也開始出現。只是到了「夜之蜘蛛猴」,讓缺少想像力的我看完覺得莫名其妙,就開始不再每一本都買,尤其是圖文類。
   除了小說的憂鬱迷人,村上伯的報導文學類也能充滿主觀,淡然地書寫著沈重。後來陸陸續續看了他的旅行遊記,很抱歉,「遠方的鼓聲」似乎到今天還沒完全看完,連厚得不得了的「Sydney」都一頁一頁愉快地看完了,他的旅遊類卻無法讓我一氣呵成。
    「朝日堂」系列其實是他非常早期的雜文作品,台灣比較晚出,我也因為生活不再純粹,而匆忙錯過了。他真的寫了很多沒營養卻非常有趣的文章,雜文類都是這種類型。小說裡非常雅痞、乾淨、憂傷的文字,比照起他散文裡歐吉桑式的亂七八糟隨意搞笑,也是一種很村上春樹式的莫名反差。兩週前在高鐵上溫習他的「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」,都只好在車廂裡拼命忍著笑出聲來。
    雖然一直都有很多愉快的閱讀經驗,但是村上春樹的文字世界,無論是哀傷、嚴肅、幽默、有趣還是搞笑,都有一種無可取代的親切,可能是因為他伴我走過太多時光,也帶我走入許多內心的風景。這一本「村上朝日堂的逆襲」有很多地方讓人邊看邊點頭地想:「沒錯!沒錯!」或是「真的是這樣耶~」的地方,可是這其實是他二十年前的生活雜文了!我看又必須花錢去補全這個系列了。書架上的村上春樹真是無可避免地越來越龐大。然後我會在中間拉拉雜雜寫了這麼多,是想趁自己還有點印象時,記下何時開始看村上春樹,因為腦子真的是越來越差,好多事物都剩下一團白霧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